海胆是碳酸钙

学习用子博@cAcO3是小海胆 欢迎关注x
这个博是用来更脑洞和日常的xxx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一只pp

【梦境纪实2】

--写在前面:很奇妙的是这个梦大概是在第一个梦之后的一两周的时候做的,日起记不得了。

更奇妙的是两个梦连起来了。

顺便:第一个梦做的日期是七夕当天,翻日记发现的。

 

 

  我看完了他的日记。

  日记里他说他很纠结。和我一样,思考的是可行性和可能性。

  我也纠结,我一面想问他,想找他,想得到答案,一面担心着我影响他的生活。

  我希望他一切安好。

 

  我合上日记,手捏着右下角被翻的起了层的纸页,自始至终我们纠结的是一样的东西。

  他就那么看着我,坐在我旁边。

  眼神定定的。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这是我从来没奢求过的,因为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在那之后的某一天,我会这么和他见面。

  他握住了我的手,然后在我耳边小声的说了两句什么,拥住了我。

  我瞪大了眼。

  他的手按在我的兜帽后面,下巴搁在我肩膀上,我甚至能感觉他的头发扎在我的侧脸上。

 

  我想起来在梦境里看见他空间里之前的一条说说,下面有人评论:“别犹豫了,想什么就做什么。”

  他回复的是“豁出去了”。

  这不像他的性格。

  但他确实这么做了。

 

  他的手因为弹钢琴比我的有劲的多,还大,扣在我背后。我整个人僵住了,动都不敢动,就坐在那儿,良久才反应过来,伸手捏住了他腰侧的羽绒服。

  我从小把他当成自己的光,企及不到的那种,只能远远的望着。他太全能了,优秀到我只能用一个词——望尘莫及。

  所以我才会担心我的渺小与平庸耽搁了他前进的脚步。

  我只是捏着那薄薄的化纤,里面夹了些鸭绒,手指搓着一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五味杂陈大抵就是现在的心情。

  开心,迷茫,纠结,怀疑……

  我在想什么?我不知道。

  我伸出手抓住他的手,看着我从没在他脸上看见过的一种忐忑。

  我说:“好。”

 

  我们又开始做题,不知道是什么题,只是脑子不停的在思考。

  但是两个人靠的更近了。我握笔的右手和他的左胳膊总是擦到一起,发出布料摩擦的哧哧声。我低着的头有时会歪着蹭到他的肩膀,他就往我身侧靠一点。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拿笔戳了戳他。

  我抬头看着他的眼睛,整个人还是笼在兜帽下面。

  我问:“你当时为什么要说分手,在那个时候,没有任何原因理由和解释。”

  为什么?

  为什么……

 

  这是我想问了很久的问题,从那天开始,每次想到他我都会想到这个问题。

  我猜了很多种答案,但我觉得都不是。

  我想让他自己告诉我原因。

 

  他伸手来回摸了两把我的帽子,看着我嘴唇动了动。

  我却听不见他说什么。

  眼前忽然变的光亮,一瞬间归于平静。

  ……

 

  我到最后还是不知道他说了什么。

 

-fin-

 

写在后面:

我是一个相当小心翼翼的人,因为一些经历导致我一直尝试用最大的努力不去伤害身边人的感情,不去打扰他们的生活。

说白了就是怂。

尤其是面对他的时候,就同我写的一样,我不想去影响他的生活。可能是因为自己的怂,自卑,平庸,以及胡思乱想的猜测。

因为我自己对自己的了解是,平淡无奇没有特长,长相也不引人注意的普通学生。

我不知道是我给自己过度的打了标签,还是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还是说我对自己的定义确实非常正确。


梦境纪实1

【回忆向】

-写在前面:梦里我所经历的,是我在现实中大概只会在幻想里见到的场景。

我也从不奢望会在现实里有这样的事发生,因为只是做梦其实就已经足够了。


 —————————————————————————

  黑板。桌子。碳素笔。

  我。成吨的题。旁边的他。

 

  梦里是冬天。

  我还穿着那件已经穿了三年的紫色大衣,上面有一朵不知名的花,很暗的隐藏在深紫的底色里。那件衣服是我母上的,我这人不在意外表,衣服懒得去买精致好看的,捡了她换下来的旧的就套上,里面是校服。不管怎么说御寒还是很有用的。

  毕竟没人会注意我这样平庸的女生穿什么来学校,更何况这个平庸的女生在学校还是个书呆子,去哪儿都捧着化学书还被人说是装AC。

  

  大衣的帽子兜着我的头,隔绝周围的视线——这是我感到慌张或者难以集中注意力时独特的专心方法,百试不爽。世界仿佛只有我和那些题目上的文字,具体是什么忘了,但我确实做的相当专注。

  旁边坐着的那个人可能是我再熟悉不过的一个人。尽管许久不见他大概也改变了许多,但我绝对不会忘记。他换了一副眼镜,还是方框,看着严肃的很。额前的头发还是跟怒发冲冠似的立着,向前炸着,让我想起来我好久以前总是放在包里的梳子。我以前简直不能再喜欢梳他那头毛了。

  他还是那副样子,做题思考的时候认真的不行。以前我们一起闲的没事儿手算2的256次方,他真的跟我很认真的一起在算……虽然说到最后貌似还是没算出来,但是坐他前面转头看着他一步步列竖式的样子专注的样子确实是一种享受。

  帽子被人摘下来,外面的世界忽然就涌了上来,转头一看他一只手揪着我的帽子另一只手还握着笔写题,我那个样子活生生就是像是被他捉住的兔子,眼里还充满着不明所以的惶惑。


  “你最近怎么样?”他发话了,很熟悉的声音。

  “……还好吧,就还是那样……没什么好坏之分。”我还是心虚,因为许久不和他说话,我整个人都有点懵,甚至对他有怕的感觉——可能是这段时间以来,我一直在现实中躲着他,我不敢去见他,怕打扰他的生活,怕影响他的未来。

  “你应该对自己好一点的。”他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写完了手上的题,点下最后一个点,忽然看着我。他穿着一件深蓝色的羽绒服,短款,转头冲我一笑伸手去掏书包里的东西。

  他递给我一个有点破旧的,似乎是A6大小的本子。是那种胶套本子去掉胶套的内芯,纸页和封皮都泛黄,看起来有些年头了的样子。

  “你拿着吧,送给你的。”他顿了顿,“这是……我的日记。”

  “你现在先别看,等回去看吧……行么。”

  我就沉默着点了点头。那个本子很厚——或者说,他本来不是很厚的,打抵是经过了岁月的摩挲,本子才显现出来旧本子特有的那种厚实。它静静的躺在我的包里,露出一个被翻过之后褶皱的角。

  我还是在做题,但是不再踏实——我的心总是会忽忽悠悠的飘飞到书包里的本子上,眼神也跟着乱飘。

  他握着笔做题的时候转头看了我一眼,似乎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我感觉到背后被什么东西圈住,有点力度,和令人踏实的体温。

  身后的力度加大,我瞪大了眼睛——他把我搂在怀里,侧脸贴住我的头发,手用点劲揉了我的头发。

  他的声音很低,几乎是贴着我的上耳廓轻声说:

“你想看的话现在看吧,无所谓的。”

 

  ……

  后来呢?发生了什么?

  我仿佛在梦境里听到了我的心跳。

  当我翻开那个日记本时,很凑巧的我翻到了一行字:

  “我……”

  ……

  

  天光忽然大亮。

  梦境已逝,现实降临。

  我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但我回不去了。

 

-fin-

 

———————————————————————————— 

 

写在后面:

  这是我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做关于他的梦。

  而且这么真实,甚至连温度和触感都仿佛是真的一样。

  我不知道做这样的梦我应该有什么反应,开心还是激动或者应该感到丧气。因为一直以来我都希望我能忘了他。但事实证明似乎没有。

  他们说梦境中的想法往往是现实生活中压制过分的欲望,困惑,担忧,害怕等这样比较强烈的情绪在意识不甚清晰的时候的一种体现。

  我总是在顾虑他的感受。

  我不知道我现在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我也不知道当时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心里想的是什么。

  我甚至……可能连我自己想什么我都不知道。

  

  他那么优秀……

  那如果我变的够优秀,他会看到我么。

 

  


我终于说了再见

我怎么就是忘不了他
怎么偏偏是他
怎么偏偏忘不了

把这份心放在努力上
“活着幸福最重要 一切都是在为找寻幸福而做”
那么 只有努力能让我幸福了吧

cAcO3是小海胆:

我三月七号的时候在大号写了这篇文章
现在 七夕
我想说
“去你的吧 你忘不了他 你还是把他当成你的光去追吧…就算你不知道结果是怎么样 就算你不知道这个光还是不是以前的那个光 努力去吧”


海胆是碳酸钙:



0307.随记

-我终于说了再见-


0.
我从来没有喜欢过看男生打篮球,大概只不过那不是我的兴奋点吧。男生打篮球在我眼里和他们平时没什么两样,大概唯一的一点是有人会认真些吧。
但如果他平时不认真,赛场上必然认真不到哪儿去——那便使得这篮球赛无趣的尴尬。只不过是一群人争来抢去一颗球罢了。想法大概特立独行且偏激了些,但在我眼里无非就是如此。


1.
我又见到他了。
在校门的小篮球场,他和他的朋友们在打篮球。我知道他会打篮球,但我第一次见到他打篮球。这感觉和看其他人完全不一样。
他穿着校服——外面罩了一件羽绒服,鲜绿色的,有些扎眼,和校服裤子那一角红色有些不搭,但意外的不会不协调。忍不住让我想起了他小学时那件鲜明的黄色短袖,总是招腻虫,我站队故意站他旁边,一只一只捏下来,跟他说“你下次不要穿这么亮的衣服了,招这么多虫子带进班里怎么办”这样很小学生气的话。他每次就笑,没办法描述那是怎样的笑,有点傻,但明亮极了。总之在我眼里可爱的很就是了——他笑的一向相当灿烂,大抵只能用“灿烂”一词来形容。我贫瘠的词汇量中找不到还有哪个形容词能形容他那样子仿佛能照亮全世界的笑。
他喜欢穿纯色的衣服。


2.
我第一次看见他,传球,接球——没有投篮。我不敢去看。
我不想让他看见,好像是我一直在纠缠一样。但事实何尝不是这样?只是说着不再去想,只是压在心里,用其他掩盖他。
但现在我想我当时真应该立足拍照,戴上眼镜——我不常戴眼镜,于是鲜少有人认得出眼睛背后的我——毕竟就算拍了,他也注意不到我。
我第一次看男生打篮球,我第一次他打篮球,我也第一次觉得,打篮球的男生可以很好看。
我知道他一定变了。我也变了。
我不知道我喜欢的是不是他。或许是他,但是是过去的他。过去的他和现在的他,是一样的吗?
而他曾经喜欢的大概也是过去的我。但我变了。现在这样的一个我他还会喜欢么?
我不出色,缺点成堆,没有特长,也不阳光,性格清奇,长相身材也不出众……很多很多。
不只是他,没有人会喜欢这样的女孩子。
他那么优秀的人,那么光亮的模样。
可望,不可及。


3.
他在球场上开怀的模样令我想起了光鲜的他,大概还有背后躲在阴影里付出不知道多少代价的他。
我知道他光鲜背后有多少的努力。我可能知道的不是全部,但他真的,是有天分还努力的人。
每每想起他我便有些失落,想起懦弱的自己,在阴暗的角落窥视着世界。这时在脑海中便看见他努力认真的侧脸,他用功的样子,也就无暇顾及其他,管他是鲜血淋漓还是刺破体肤,都不再是障碍,而是凤凰重生的浴火。
我只是想靠的再近一些。即便不被注意,
也就是如同飞蛾扑火一般,炼狱的煎熬中追求真实的本我与活着的意义。
我便学着努力,去追寻我活着的意义。
大抵这意义,只是为了探索这世界,和追寻一切的过程。
不再是他,而是他带给我的东西。


4.
追寻不到的,终于还是让他随风而去。
我不能说我忘记了一切,这是谎言。但过去的我和他,和那份心情,活在记忆里便已经足矣。
我没有放弃,但我可以说再见。
我终于会在想起他的时候,不抱有任何憧憬,只怀有对回忆的一份感念,和往前奔跑的动力。
他是不灭的光。
我是蛾子,但我终会从黑暗中走出来,学着不去扑火,而是成为自己的光。
凤经历无数的苦难与火的淬炼,终会重生。


5.
“再见啦。”
“再见。”
——2014.07.08
那一年,我们12岁。
对彼此说了再见,也对过去说了再见。

“请原谅我。寻找你的未来和真爱。”
“那我们还是朋友?”
——2017.03.29
无人应答。
那一刻,真正的离别。
但我的心还在原地。

现在。
我的心也走了。
朝着更光明的方向,朝着终将成为自己光芒的我的未来,朝着我追求的一切。
我终于可以对着过去肆意的笑。
这是2018年3月7日。
巧合的,这是我最珍视的朋友之一,第一个知道我们俩关系的人的生日。
我看见了我坚定的前路。


6.
那是我人生第一个毕业季。
但直到今天,我才毕了业。



2018.03.07
zky
#记无疾而终的一切
#记我重新点亮的灯


做个稍微透点光亮的人。不再压抑了吧。



头疼疼吐了

准备开新文x
酝酿了很久的梗
等存稿有5000的时候尽量日更1500
每天坚持写文一小时

【王喻】今天的look是什么样(2)

#脑洞产物,不定时更新,短小

 

*私设众多

*不定时更新的小连载……

 前文:今天look1

————————————————————

2.盛夏避暑look

 

  连续不断的几天高温几乎快把王杰希磨得没了脾气。作为新时代优秀的肥宅啊呸青年,王杰希大概有一周没有出过家门,每天就是宅在空调大开的房间,捧着听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肥宅快乐水,打着游戏过。

  上半身是B市老城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的大跨栏背心,白色棉布,二十块钱能买一打——老大爷乘凉必备款。据说是王杰希刚进训练营那个暑假买的,好多件轮换着穿,穿到这十多年之后也没穿完。来自G市的喻文州作为一个生活不算精致但好歹也没那么不拘小节的人对于王杰希这种行为开始并不很能接受,但随着来回来去说了好几次也没见此人有任何悔改之心,索性就算了,也不去揪这些细节。他下身是一条大短裤,蓝白竖条纹,这可以算是王杰希最钟爱的衣服之一了,三伏天热的出不去门的时候,这一条裤子他能穿一周,脏了就洗洗晾干第二天继续穿。

  没错我们的王队就是这么的不拘小节。此刻他正捧着半个冰镇西瓜对着9台的纪录片挖着啃。旁边盘着腿的是喻文州,穿着白色的大T和黑色的短裤。很简单但是恰到好处的显出了他腿的白皙。喻文州本来就瘦,也没什么体毛,加上黑短裤这么一显他的腿就更长更白了些。

  喻文州虽说来自G市,但对于炎热的抵抗能力几乎是完全没有。大概是体质原因,他似乎比常人都容易出汗,所以也格外的不能耐热。

  此时虽然坐在开着空调的房间里,因为微长的头发挡在脖子后面,也稍微捂出了点汗,弄的耳根有点发红。他想了想去浴室拿了之前拍摄时用过的黑色小橡皮筋,在脑后胡乱揪了个小揪揪,还有几根毛支棱出来,像个缩小版没扎好的鸡毛掸子。王杰希看着纪录片感觉到身侧人的动作偏头看了看,愣了一下扑哧一声笑出来,满脸压抑不住的笑意往左边挪了一格,放下西瓜擦了擦满手的糖水,一手揪下来了喻文州的小揪。

  “你转过去。”王杰希憋着笑拿手帮他顺毛,然后伸手左一下又一下揪了个小揪:“你那也太没技术了,鸡毛掸子似的,摸着多没手感啊。”

  喻文州:“我这扎出来也不是让你摸的……你怎么扎的那么齐的?”

  “我家有个妹妹——还上高中呢,她头发都是我扎的——诶你转过去让我摸摸,手感真不错。”

  “杰希你这样很热啊……”

 

  今天的庙药两家队长也在打打闹闹呢。

 

 ————————————————————

果然啊!这种日常真的是磕起来再棒不过了qwq

 

 

那个喜欢的话可以给个小红心小蓝手嘛……

还还还不要脸的想要评论……qwq  


【王喻】今天的look是什么样(1)#脑洞产物,不定时更新,短小

*私设众多

 

*大概是日常look居多x

*不定时更新的小连载……

 

——————正文开始的分界线——————

1.居家休闲----初秋

 

  十月,天气渐渐转凉的日子,暖气却还远不到该来的时候。

  早上七点多天光刚刚照亮了一半的房间,卧室门口的人影踩着拖鞋慢悠悠的往厨房蹭。

  被枕头压的乱七八糟的头发就那么横七竖八的横在头上,上身着一件草绿色偏暗的长袖华夫格上衣,圆领正好露出锁骨,深绿色衬得肤色偏白——大抵是宅男体质,常年不见阳光的原因。下摆微收,稍微过一点下身灰色宽松长裤的腰线。

  裤子是真的宽松,男人稍微走动一下就兜了风来回晃悠,乍一看倒有点仙风道骨的意思。他腿很修长,带着些青年人匀称的肌肉,站立时绷紧的线条若隐若现的藏在布料很薄且柔软的纯棉长裤里。

  职业原因十分好看的双手此时一手拿着小奶锅,一手拿着一升的牛奶盒往里面倒了一半开始加热。每天早上的两杯热牛奶似乎已经成了房子里两位住户雷打不动的习惯。奶锅开始有气泡翻腾时关了火,倒进两个玻璃杯中给一杯加糖搅拌,把加糖的那杯递给刚从卧室出来还没太清醒的男人:

  “醒了文州?牛奶等会儿再喝,现在有点烫。”

  喻文州还没太清醒,起床气的劲儿还没过,揉着眼睛迷迷瞪瞪的借过牛奶抿一口就又靠在沙发上搂住一个抱枕。他上身穿的是和王杰希同款的衣服,不过是暗蓝色的,大小都是185。他衣服的号通常比王杰希小,180最为合适,又也许是因为稍微单薄一点,穿起来王杰希同款的衣服总是宽大一些。领口开的稍大一些,袖子也长,能把手缩进去,露出葱白的指尖和修剪的恰到好处的指甲,一个个粉润饱满,健康的很。纤细的脖颈被衣服衬的白的发亮,清晨的阳光洒在头发上有些淡栗色的温暖感觉,但整体来看仍然是黑色的。两条长腿盘起来,长裤裤腿有条绳带,被他收紧在脚腕的位置,显得裤腿空荡荡的晃着,更添一份清晨的慵懒意味。

  哦对,还有暖的甜牛奶,喝完最好的选择大概不是起来干活——而是让人想钻回被窝再好好睡一觉了。

 

 

-Tbc-

———————————— 


pp碎碎念:

这是第一次尝试写这个类型的小段子……因为深刻了解自己的水平,可能不能写出一份让自己很满意的中长篇连载,题材和构思都还在慢慢磨,所以说就先放出来这样的连载式小段子啦w。

一方面是对自己的锻炼,另一方面也是算为之后积累素材。

【主要问题是就是我真的爆炸爱男装!!!各种都爱!!!好看的要命啊啊啊啊啊啊但是咸鱼pp又不能买不会画只能用脑洞yy了QAQ

 

emm建了个tag,应该都会放在这里。

可能之后也会写些别的cp?什么坑的可能也都会有毕竟我挺杂食……但主要大概会是王喻,这是本命坑呀qwq。

 

喜欢的话请点个小红心小蓝手呀……嘿嘿谢谢辣!


【王喻】不听老王言,吃亏在眼前

#B市同居设定,喻-联盟管理&王-微草指导

#男友力max王x不听话喻

#今天也是嗑爆双苏的一天!

 

*梗来自 @槿桉乐 太太的图!拖了这么久实在不好意思!

 

---------我是正文可爱的分界线---------

  王杰希看了看时间,23:24 。

  电视里吵闹的放着综艺节目,但是王杰希平时基本上不关注娱乐圈发生的一切,此刻仅仅是用声音勉励维持着自己不要睡着。

  喻文州还没回来。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在王杰希不知道第多少次被电视里的笑声拉出半梦半醒的幻觉时,门“咔哒”一声响了。他一下子被彻底惊醒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活动了一下有点酸痛的肩膀走到门口迎着回来的人,皱了皱眉:“你没喝酒啊,怎么……开会开到现在?”

  “嗯。”喻文州大概也是累的狠了,神色有点蔫蔫的意思,脱了鞋和外套就倒在沙发上。王杰希从厨房兑了杯温水加了点糖递给他,坐在旁边握了握他细瘦的手腕:“等会儿冲个澡就睡吧,快十二点了。你总这么熬着也不是事儿,精力透支了怎么办?”

  “那……能怎么办。”喻文州抱着杯子慢慢喝了大半杯,声音低低的,微眯着眼睛低着头。吐一口气良久抬手捏了捏眉心。“现在这个荣耀升级的节骨眼上,什么事都要开会,都得敲定,总不能就放手不管了吧……换作是杰希也会这样的。”他轻轻把头靠在王杰希肩窝抬着嘴角,因为曾经做过职业选手,对于荣耀玩家的体会大概是最深刻的了,这才什么会议都要让喻文州也参加,但无形之间给他增加的压力却不是分毫能算得清的。王杰希叹气,抬手揉揉身侧人的头发。接连两周多几乎每天都是早出晚归,回了家还不能安生,总是看文案和资料加班到一两点钟,每天也就睡那么五六个小时。前些天喻文州偏头痛的老毛病又犯,还非得硬挺着把每天的东西看完才睡,这么一来二去头疼更厉害,晚上疼得睡不着,第二天还得惯常按着生物钟早起。

  王杰希心疼的要命,却深知工作上的事自己家这平时看着温软好说话的人是不可能轻易妥协的——从他还是蓝雨队长的时候王杰希就充分的见识到了这一点。只能平时多注意些细节,把平时的矿泉水换成温热的糖水,晚上睡觉也轻的多,感觉他躺上来忍着不适翻来覆去失眠就伸手把对方圈过来帮他按头上的穴位,偶尔晚上回来的早就趁吃完饭的时候热条毛巾帮他敷额头……

  但这些终归还只是辅助作用。

  工作上的事……也是一言难尽。王杰希每每去叮嘱他注意时间不要熬夜工作,时间线稍微拖长一点没关系,总是做的无用功——据叶修说,他们那个组所有的事就属文州做的快,但是代价就是他现在几乎要透支的身体。

  “你去洗个澡,然后我帮你弄干头发咱们就睡吧。你脸色不好,今天再熬你真的受不住。”王杰希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又狠不下心来说重话。看着喻文州摇摇晃晃走到浴室冲澡无奈长叹一口气,起身去厨房热牛奶给失眠的工作狂喝——听说这样能缓解失眠。

  

  喻文州进了浴室就觉得不对劲。

  头越来越痛,仿佛是要裂开。右侧太阳穴突突的跳,引的心跳也快,大抵是太久没好好吃过饭,低血糖也头晕心慌的厉害。他不敢开太热的水,疼得再厉害这时也还勉强保留一丝神志,知道现在要是被浴室热腾腾而丰盈的水蒸气一蒸就不只是头疼的事了。

  比体温温度略高一点的水划过皮肤,轻轻抬手按住太阳穴按揉,疼痛最尖锐的那一阵熬过去,剩下的就是愈发沉重的脑袋和嗡嗡作响的大脑。对着水槽屏气凝神一阵,再抬起头来除了发白的脸色看似已经一切正常了。

  出了浴室本来王杰希是要插吹风机的,但是看了看坐在床沿上的人白的近乎透明的脸色和细看微蹙着的眉头,立刻就明白了喻文州绝对是头疼的甚至没有精力去装作自己没事,转而拔了插头找了一条软毛的毛巾来。喻文州发质柔软,沾了水软趴趴的贴在两侧,加上他柔软的家居服衬的他整个人都是软的。手里捧着杯热牛奶,带着点乖巧的意思,不像是二十七八的青年人,倒像是个学生模样。

  “今天的会议……”“你别想了,睡觉。需不需要我给你拿面镜子你看看你那白里发青的脸色?”喻文州本来还想争辩两句,看了看恋人的大小眼和愠怒的脸色索性就着牛奶把话根咽下去了。扁了扁嘴小心翼翼的眼神瞟了瞟他,最后还是两周多来头一回十二点之前躺在了床上。

  王杰希关了灯,接一杯水放在喻文州那侧的床头柜上,轻手轻脚上床钻进被子里,手从后面搭在他的腰上。不出所料,隔了一会儿手臂圈着的人转了个身,在王杰希还没睡着的时候头埋在他胸口,奶猫似的蹭蹭,感觉到自己的手搂住他的后背时闷闷的传来两声委屈的哼唧声:

  “杰希……我头好痛啊……”

  “痛的厉害?”

  “嗯……我睡不着……靠真tm疼……”喻文州难受的厉害,闭了眼睛眼前是一片光点,颅内神经跳着疼起来,实在是难受的让人想骂街。就算是喻文州再能忍,此刻也控制不住按着脑袋爆了个粗。

  王杰希叹气:“来你转一下。”把埋在自己怀里的脸稍微调整了一下位置,让他能舒服的靠在自己肩膀上,伸手帮他揉着两侧太阳穴,顷刻又往后移两寸,按着每次喻文州疼得最厉害的两点,“好些吗?”

  “再大力点……痛的厉害,感觉还有点耳鸣……”大抵是实在痛的狠了,声音都恨不得是气声。“再往上一点……对对就是这,嘶……”王杰希按出经验,力度总能用的恰到好处,过了好一会儿手都有点酸麻的时候低声问人好点没有,却没得到回应,低头一看发现喻文州手紧紧揪着自己衣摆下方一小块,似乎在吞咽着什么,喉结上下动着,眉头皱的死紧。王杰希愣了一下,两秒钟反应过来不对劲时喻文州已经冲出被子直奔卫生间。

  他晚上吃不下什么,只吐出点粥来,然后便只能费力的吐出点胃液,上腹抽疼的厉害,眼眶充血涨红着,王杰希跑过去时就看见这样一幅模样。

  喻文州虚的要命,看见王杰希来了整个人就陷在他怀里,也不管什么逞不逞强了,一声“头晕”气声颤颤,叫的王杰希整个人一个忽悠,二话没说抱着人就塞进了被子里。喻文州整个人缩在王杰希怀里被被子窝着,被拍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眯着眼抓着王杰希衣服的手又紧了紧。

 

  王杰希叹一口气把喻文州往上搂了搂,语气里带着强硬但更多的却是对爱人的无奈:“喻文州,我不让你熬夜工作是害你吗?”

  “不是……”王杰希感觉胸前似乎是被委委屈屈的蹭了两下,因为生病而更加绵软的声音带着点奶声奶气的意思,让王杰希实在是不忍再说什么重话。

  “难受的话,再抱紧一点好吗?”王杰希拍拍他瘦的肩胛骨都凸起来的后背,感觉圈着自己腰身的手臂紧了紧,吻着他的发旋低声细语:“等下要是还难受我们就去医院,你这样不行。”

   “不……我不去……杰希也哪儿都不许去……我一会儿就好了……”喻文州几乎要带上哭腔,也许是浑身上下的不适磨的人实在没了耐性。王杰希想到这儿又是心疼,他感觉自己这一晚上这肉做的心快被怀里这不听话的给绞成肉馅了。他往外侧了侧身子拿起手机,却被喻文州有点使劲的掐住胳膊:“咳杰希你别动……晕……”

   被他这么一说王杰希彻底定住了。等他感觉手臂上的力道松下来,才动作极轻极缓的拿起手机:“不去医院那就听我的,我现在让叶修帮你把这周后面两天的假请了。明天你要是还头痛我们就去医院,你现在这样明天被冷风一激疼成什么样还不知道呢,搞不好再发烧……你是要心疼死我。”

   最后一句话里是掩藏不住的担忧。

  喻文州把脸严严实实的埋起来算是同意,王杰希有一下没一下的帮他揉着跳疼的头,这才安安稳稳的睡着。失眠和噩梦没有找上门来,可算是安安稳稳睡了个好觉。

 

  今天的王杰希为了不听话的恋人也是操碎了心。

  

-Fin-


-------图的分界线--------




就是这个图!十分感谢太太!!!

并且请原谅我的拖延症QAQ


  

 

 


我也会委屈的啊
会痛的啊

再多丰盈的爱也会在一次次的敲击下
碎成凉薄的壳

我是星尘一捧
被遗忘 丢弃 在第八星系


但会化作风暴卷土重来
的吧